从反毒反同和尚破戒事件说起…让平权阳光照进来

浏览量580 点赞694 2020-06-17
从反毒反同和尚破戒事件说起…让平权阳光照进来

本文作者锺昀泽,授权芋传媒刊载。

身为一位佛教徒,很遗憾听到近日的佛门丑闻,一位曾任中华佛教青年会祕书长及常务理事的比丘 (受过具足戒的男性独身宗教师) 法师被控持有并施用毒品,且据新闻所示通讯软体截图,也有经常性购买毒品的纪录,更令人痛心的是,如果爆料影音无误,这位法师也曾多次与男性发生性关係(根据僧律,男性生殖器进入阴道、肛门或口腔,是波罗夷根本重罪,是佛法中断头人,僧团可以将之驱摈,使之还俗失去僧格)

而令人咋舌的是,据新闻所载该比丘法师的师父,竟是长年宣导反毒,近年则高举反同大麾的中国佛教会理事长净耀法师,去年释字第 748 号作成后,法师号召民众寄「内装冥纸的信封」给大法官,而我在台大旁听宪法课时,授课教授也确实提到她认识的大法官收到了冥纸…

从反毒反同和尚破戒事件说起…让平权阳光照进来

想起法师的发言:「(同性婚姻)伤害固有的文化或者伦理道德,这是很不应该的!」令人唏嘘,不由得想起昭慧法师所言:「越是憎恶同志婚姻,你家出现同志儿女的机率是越高的!」

现下对此丑闻口诛笔伐、讪笑辱骂者已然不少,我不愿不分青红皂白、妖魔化的、见猎心喜的去扒粪。我只想平静温和地,谈整起丑闻突显的重点:独身宗教师与同性性行为间的暧昧地带,进而佛教团体与道场应面对并接受 LGBT 同性恋者等性少数族群的存在与权益。

相较于僧侣与异性违反「性」相关的戒律,佛陀并未对僧侣与同性违反「性」相关的戒律处以较之更重的责罚。佛陀明示,淫欲是障道法,因此戒律是用来协助去除迈向涅槃进程上的阻碍,不是用以威吓弟子。戒律是用来帮助众生练习从性欲的束缚中解脱,最终使自己乃至他人一切众生离苦得乐,这也是佛陀将淫戒置于比丘、比丘尼四波罗夷根本重戒之首的理由。考量到僧团是单一性别的封闭团体,为免纷扰,佛陀在僧律中禁止「半择迦」(pandaka;汉传经典多译为黄门)出家。

「半择迦」究竟所指为何?其定义範围是否涵盖同性恋者?若有涵盖,又是何种类型的同性恋者,或进行何种性实践的同性恋者?不同的佛典文献记载、不同的部派戒法传承,加上现代学术界的考究,使得此一答案不一而足,佛教界内缺乏一致共识。然而现实就是,从过去到现在,从汉传佛教圈至南传佛教圈,都存在着同志僧侣,未来也还是会有同志进入僧团出家,事实上同性恋者在外表、举止很多时候与常人无异,这绝非受戒前的检验、问遮难可以禁绝。也有研究上座部佛教(俗称南传佛教)的学者认为,「半择迦」的真正意义是淫欲极重而不堪入道者,与是否是 LGBT 性少数族群无关。

而且,我们需要明白的是,同性恋是性取向(sexual orientation),与是否会进行同性性行为,两者并非绝对挂钩。身处长期与同性生活在一起的环境(如僧团、军队、监狱),异性恋者也可能因为性冲动而与同性合意或强迫地发生性行为,而也可能部分同性恋者对性事不感兴趣,而终生未发生同性性行为。因此若想「剔除」僧团中的同志僧侣并不实际,且也无法断绝同性性行为。

而反同或支持同婚,也与道场戒律是否清净无关。若反对同婚,不给予同性恋者婚姻保障,就能促成佛门清净,那幺过去礼法森严的明代封建社会,怎幺还会出现不少如《古今谈概》、《子不语》、《笑林广记》、《初刻拍案惊奇》、《新编觉世语桐影》…,记载讪笑佛门同性秽事的笔记小说及杂记呢?

事实上,就这次性丑闻恰恰显示「强力反同」只会造成阳奉阴违、虚以委蛇的体制,而在这样的体制架构下,一个原本可以发光发热奉献佛教的青年僧才,或许是在自我否定中扭曲了人格,在道场间送往迎来中销磨了道心,在经历体制内黑暗后,丧失对佛陀三宝及因果报应的信仰,信心与求道初衷消灭后,转而恣意妄为…在教团、僧团不断灌输对 LGBT 性少数族群歧视言论,使性别不平等的观念瀰散宗教团体,只会兹生性霸凌甚至性侵害,对于整体宗教团体的修学素养及布教影响力恐怕是弊大于利,杀敌一万,自损三千。

不论是佛教或天主教,都面临独身宗教师渐渐凋零的状况,在僧少稀缺的情况下,我们应该尊重每一宗教师的性别、性取向与性别特质,创造有利他们修学的环境,鼓励透过白骨观、三十二身分等禅修,降低烦恼,以禅定生出信、念、惭、愧、无贪、无瞋等美心所(sobhana-cetasika),自然道德品格会提升,不劳教条口号。现代社会欲望沸腾,通讯社交媒介发达,只在「身」上约束,破戒犯规仍会屡禁不绝,惟有「心」的提昇,清凉戒风会自然吹起。

对于还俗、破戒之人,我们也要学着悲悯与同理,因为宗教师持守任何一条戒其实都不容易,何况,比丘独身修道从来就是一条难行能行之路。欲受持任何佛教戒律,甚至发心出家者,皆应衡量自己的能力与生活环境,选择「做的到,能长久奉行」的戒律,贪多嚼不烂或眼高手低,受了戒却毁誓破戒,徒增自他及佛教困扰。

我祈愿着,是的我依然祈愿着,这位比丘法师内心还有对佛陀三宝一丝信仰,相信佛法是离苦得乐之道径,对于涅槃寂静的确实存在怀抱信心。只要还有一线光透入,黑暗就会被照破,如是,我祈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