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浪潮下,青年的未来何在?

浏览量441 点赞955 2020-07-27

科技浪潮下,青年的未来何在?

二〇一六年三月,Google人工智能程式AlphaGo以四比一的成绩,打败南韩围棋九段棋手、世界排名第三的李世乭,震惊世界。

其实早在去年十月,AlphaGo就先一步挑战欧洲围棋冠军樊麾,以五盘全胜的佳绩获胜。Google先以围棋专家的三千万个棋步来训练神经网路,一直到预测準确度达到百分之五十七,棋力与专业棋手差不多,于是进一步让AlphaGo的神经网路彼此交战以强化学习,再挑战各大围棋程式培养棋力,逐步学习进化。可以说,当AlphaGo打破了代表人类最高智能的围棋时,已实际证明人工智慧系统早以超前的速度开上了高速公路。

围棋界顶尖棋士大感忧心,甚至出专书探讨,如果连最複杂、最高难度的围棋赛局,都被电脑「人工智能」攻城略地了,那幺「人类智能」还剩下什幺?最近我看到来自硅谷创投界提出的一项报告〈预测AI后的十年大未来〉,令人感到无比震惊。

来自硅谷的预言

人工智能(AI,Artificial Intelligence)的发展,配合更高速度的积体电路,科技正在高速进展。短短五到十年之后,医疗健保、自驾汽车、教育、服务业都将面临被淘汰的危机。它率先举了两个大家耳熟能详的例子。Uber 是一家软体公司,它没有拥用汽车,却能够让你「随叫随到」有汽车坐;现在,它已是全球最大的Taxi公司了。另一家现在很红的airbnb 也是一家软体公司,它没有拥有任何旅馆,但它的软体让你能够住进世界各地的出租房间;现在,它已是全球最大的旅馆业了。

这份大胆的硅谷预言更指出,人工智慧影响範围总合了人类的所有生活,包括高超的自动驾驶大大减少车祸伤亡,保险公司会面临更激烈的倒闭风潮。它将改写整个汽车工业,许多传统车辆会消失,停车场变成了公园。农夫也将变成操作管理机械人的经理。

人工智能能够利用「自己学习」的软体,加速进步的幅度与精确性,达到比专家原先预期提前十年的成就。日后,电脑软体这样强大的能力将帮病人检验癌症,而且比医生正确四倍。AI能够在几秒内,成为拥有百分之九十準确性的法律顾问,比起七成的律师更便捷又便宜。未来,家长还要鼓励子女苦读法律系考律师吗?

人工智能VS人类智能

文章推估,不出几年,也就在不久之后的二○二○年,全球七成人口会有自己的手机(手机将大幅降价,非洲一只智慧型手机只需十美元),所以能够上网接受世界级的教育,因而很多传统老师的功能将由电脑取代。各种警讯告诉我们,二十年内,百分之七十,甚至更多的工作会消失,即使有很多新的工作机会,但仍不足以弥补被智能机械所取代的原有工作。它更言之凿凿:「届时所有的『小学生』都要会写程式(Code),你如果不会,便无法在现代社会立足。」

这只是一份科技人的狂想吗?!不全然是。

事实上很多例子已经程度不一的发生了。创新工场董事长李开复就证实、也呼应这样的看法。他接受专访及演讲中都多次提到,「人工智慧将使得所有的产业都会受冲击。」

大学时代就开发人工智慧机器人「奥赛罗」、打败世界黑白棋冠军的李开复,是科技内行人,他知道,当AlphaGo胜出之际,就是人脑与人工智慧协同分工的时代来临,甚至是人脑被迫退位之时。

他推估,十年内,一半的白领智慧工作,包括任何带有「助理」、「代理」、「经纪」和「师」的职位,将会消失,金融分析师、医师、律师、教师更是首当其冲。

这一波冲击,远大于工业革命对人类的影响。而很抱歉的是,这已经是现在进行式!

脑力白领者的失业潮

十五年前,华尔街的分析师和交易员就陆续被机器取代,从十万人减少到五万人,未来更只有如巴菲特这样极端顶尖的人能生存。

《纽约时报》也指出,美国已经有好几家大型律师事务所,以人工智慧代替律师来调查案件。因为人工智慧知道所有条文和判例,同时可以综合归纳、给出建议,只要一名律师加上人工智慧,就能完成过去五百人才能做完的工作。

同理,人工智慧亦将局部取代医生的工作。李开复认为,医疗进步的速度很快,忙于看诊的医生,鲜少有心力一直追蹤各种新研究、新药物、新器材,而且每位病患都是独一无二的,基因排序解读起来複杂如天文数字,又该如何治疗、如何下药、如何找到标靶?借助人工智能判读海量病例,可以为每位病人找到最适疗法,甚至做出超越医生终身经验值的判断。

至于教师更是明显,人工智慧可以辅助老师教学,学生要是在哪一个环节碰到问题没搞通,它还会专门针对这问题再训练学生。一般老师不可能做到具有差异性的客製化教学。

培养未来的能力

不久之前,我应邀与芬兰教改专家「国家教育委员会」课纲主席哈乐琳(IrmeliHalinen),共同在师大演讲,她提到芬兰教改的最新趋势:就从=二○一六年八月,芬兰即将全面推出新的中小学课纲,大幅调整七至十六岁学生的学习重点和教授方式。未来,各地学校将会把教学的重心,从数学、历史等传统科目,转移到更广泛的、跨领域主题上面。

今天的世界愈来愈科技化、全球化,而且面临了永续发展的挑战。现在出生的孩子们非常可能会工作到二○七○~二○八○年才退休,生活和工作所需要的能力、未来社会与工作环境到底如何,根本是我们这种「老人」完全无法想像的。

因此教育工作者必须不断重新思考教育的基本「目的」与「定位」。从未来看现在,很明显的,单单精通一种科目,已无法跟上不断变动的世界,因此芬兰教改的新课纲之总目标,是培养孩子跨领域的七种横向能力(transversal competences),包括:「思考与学习的能力」、「文化识读、互动与表述能力」、「自我照顾、日常生活技能与保护自身安全的能力」、「多元识读」(multi-literacy)、「数位能力」、「工作生活能力与创业精神」、「参与、影响,并为永续未来负责」等。

芬兰教育,十年速变

这七大能力涵盖知识、技能、价值、态度,也包含在不同情境使用这些技能的能力,甚至使用这些能力时,应遵守的伦理规範。为了这项变革,将来芬兰中小学除了必学的数学、语文、历史、艺术、音乐等传统科目外,将会导入「主题式学习」(Phenomenon-based learning)。学习着重现象和事件,整合相关主题下的不同学科,探索真实世界的各种现象,思考因应社会挑战的可行办法,从中学到从容面对二十一世纪的重要能力。例如,若以「欧盟」为主题,课程就会结合欧盟国家的历史、地理、货币等各项科目。更重要的是,还由学生主动参与课程设计。

学生改变,芬兰老师的角色当然有更大的调整,从二○一三年开始,芬兰就要求每个老师都要设计主题式教学的专案。原本只专注某个科目的老师,现在必须跟其他科目的老师合作,共同设计跨学科的教学计画。

令我最佩服的是,芬兰在教育上即使已经是公认的世界第一、也是全球许多国家的取经範本,但芬兰教改的脚步没有因此停下。聪明的芬兰人仍如此戒慎于未来,且不断谦卑反思。

看看别人,回想自己,台湾停滞的教育令人非常担忧。就连这个在师大举行的座谈,我原以为是为了芬兰教育专家哈乐琳而来,安排由我先讲。可是当我讲完之后,令我讶异的是,座下的听众竟有三分之一离席。或许所有教育的参与者都有相当的无感与无奈,或许他们比我更认定这名芬兰专家所说的,没有一件事是我们没有想的,却也没有一件事我们可以做到。深究其中原因,我想就在于,芬兰每十年就教改一次,所有第一线教育工作人员都知道要随时「适变」,同时预备了必须「与时俱进」的心态。

世界教育大趋势就好比「龙珠」,政策主导者是「龙头」,之后「龙身」的摆动,便是政策的执行。龙头在动的时候,要往下贯串,整个龙身要跟着摆动,否则只有龙头动的话,龙身不摆,政策根本没有执行,也是枉然。

我们要紧盯龙珠,抓紧世界趋势,并且从中淬取自己的优势,「龙头」定下对的「定位」,再从中找到「共识」,最后形成「政策」,执行细则的「规划」,人才「培训」,最后先「试行」、评估、修正,再执行、评鉴。任何策略都必须走过这样的历程,这也是最简单的管理哲学。

可惜的是,台湾教育可以说半个世纪不变,几次想要改革,「龙头」都先阵亡了,当然也没有后续任何执行的效果。

老师角色重新定位

偏偏这几年的科技的发展,不断颠覆学习的方法与可能性。单单过去五年之内,利用网路通讯的发达为载具,线上学习突飞猛进,无校园的线上大学革命性发展,由Khan Academy、Coursera、MOOCs、edX、Udacity带动的线上开放课程风潮,乃至深受欢迎TED 18分钟论坛,各种线上即时课程推陈出新。学习不再透过传统封闭的教室,只要你打开电脑连上网路,随时可以从萤幕上接受到国际名校名师的一流课程。教育面临了全面性的挑战。

不论是偏乡还是城市,不论是穷人还是富人,人人都有一样的受教权。如何在世界地图上找到未来的自己,世界级的免费线上课程应该是答案之一,你可以在其中随时选课,反覆理解。而且从小学到大学,从普及到精深的学问都有。

当科技革命,数位学习普及,资讯如此透明化之下,老师的角色也从过去站在讲台上「注水入壶」单一内容知识的传授者、提供者,上对下的知识授与者,调整成各方资讯与知识的「整合者」、课堂讨论的「主持者」、深度思考的「启发者」等新角色。

教育做为启发者的要义,是要让人成为人,建构其无法取代、不可替换的特质。若只是重複大量的资料学习,人脑一定比不过电脑,人脑考试也考不过电脑。因此教育不是填塞已知的知识材料,而是培养运用知识的创造能力。这是我一直推崇强调手做、自我挖掘、发展的华德福教育的原因。也是我们一直努力在偏乡小校推动实验性的教育改革,同时由「诚致教育基金会」建构线上的「均一教育平台」,分享知识学习,同时在课程中融入「程式教学」的考量点。

人类的追求,要独一无二

我认为,人类文明要与机器人拉出差距最终追求的应该是「个一」,而不是「齐一」。亦即人最有价值的是,每个个体独特的世界观、人文素养、情意美的敏感度、审美批判的品味能力、生活的智慧……等。机器做不到的地方,才展现人的价值,而不是从众、齐一没有思考的乌合之众。

即便将来人工智能取代很多职业,但是只有人性的角色,它无法取代。我曾设想过医生的「今昔对比」做为一个例子:以前医学不发达,没有盘尼西林时,医生即便诊断出病人受到染感,依然束手无策。除了消减病人的不适,却无法解决根本问题,医生只能握着病人的手给他信心,甚至最后眼睁睁看病人死去。

可以想见,日后电脑在海量资料及大数据支援下,面对病症的解读、判断可以更加快速而精确,用药可能分析得更细腻,甚至在微机器人辅助下,深入人体内部动刀。这时医生的角色原始返终,又回到以专业监控病况与安慰者的角色。科技最后又回到人性,科技无法取代的是医生终极关怀的「安慰病人的手」。

科技的进展排山倒海、来势汹汹,面对世界大趋势,年轻人要如何在未来科技社会中,找到自己独特的定位?我们原本期盼的未来,已经成为过去;别人的现在成为我们来不及追赶的未来。台湾教育若不改变,也将在世界地图上消失。以下的章节希望能为下一世代的年轻人找到些许的答案与启发。

摘自《在世界地图上找到自己》

科技浪潮下,青年的未来何在?

数位编辑整理:陈子扬
Photo:pixabay,CC0 Licen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