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歧视 异性恋家长与同志家长吁赖士葆撤回反同专法【影】

浏览量406 点赞711 2020-06-22
反歧视 异性恋家长与同志家长吁赖士葆撤回反同专法【影】

(芋传媒记者简翊展报导)先前中国国民党籍立委赖士葆为反同团体提出《同性共同生活法》,并将于本週五(15 日)在院会进行一读,《同性共同生活法》里对于同志伴侣的名义与实质保障都不如《司法院释字第 748 号解释施行法》,台湾同志家庭权益促进会于今(14 日)与同志家庭在立法院前召开记者会,分享同志家庭的故事与社会困境,呼吁赖士葆委员撤回带有歧视且缺乏实质保障的《同性共同生活法》。

同志家长 Jovi 三年多前曾和太太去办理「同性伴侣注记」,也在户政机构让女儿和太太办了「委託监护代理」,希望藉此给予孩子更多的保障,而一年多前女儿因为感染绿脓桿菌住院,结果太太仍旧无法帮女儿签署文件,报税时也无法让太太一併申报减税,甚至无法让太太成为共同购屋的屋主,若按行政院推出的《司法院释字第 748 号解释施行法》,多数同志家庭目前碰到的困境都能够获得解决,但赖士葆为反同方提出的「反同专法」对于目前同志家庭遇到的状况毫无助益,连最基本的保障都没有。

Jovi 也呼吁,「请各位委员慎思,这个法案是分割台湾、伤害下一代、不公不义,具有歧视的法案,恳请各位委员秉持爱人爱己的心情撤签这些法案。」

反歧视 异性恋家长与同志家长吁赖士葆撤回反同专法【影】

另一位同志家长小龟说,自己是个同志家庭的妈妈,很希望能够给自己女儿一个好的环境,「但是现在似乎有点困难,所以要站在这里向大家呼吁」。小龟进一步表示,自己非常希望女儿能以长女的身份被登记在户口名簿内,也希望让她能参加公司的团保以得到多一份的保障,但是现在只能凭藉自己给予她满满的爱以补足法律上的不足,因为自己在法律上无法给予女儿更多的保障和支持。

小龟表示,自己尽了很大的努力才让女儿来到这个家庭,自己和伴侣是在求学时就开始交往,过程中也努力争取家人的支持,勇敢地面对各种感情的挑战,也认真地在经营家庭,然而这一切其实并不特别,就像一般的异性恋家庭一样,

小龟沈痛地指出,「我们并不特别,也和大家一样用爱在灌溉这个家庭和孩子,但是在户口名簿里,我的伴侣和女儿只是寄居的,甚至不能为他们在邮局开户,因为我们在法律上就是陌生人!」如果一旦同性伴侣发生意外,自己甚至无法争取孩子的扶养权,「这是多麽锥心的痛!我永远只是他们身份证上那空白的一栏!」

小龟呼吁,希望委员们能撤回这个不公平的法案,同志家庭也和大家一样生活在同一个台湾,只是希望得到一个公平的对待!

反歧视 异性恋家长与同志家长吁赖士葆撤回反同专法【影】

而台湾亲子共学教育促进会的小熊以异性恋家长的身份分享自己的感受,小熊说,自己是个异性恋者且有一个四岁的小孩,自己女儿的好朋友家里就是两个妈妈组成的同志家庭,这样的家庭全台湾共有三百多个,亲子共学团里也有几户同志家庭和大家一起相伴成长。

小熊表示,「有三百多个像这样的家庭(指同志家庭),但为什幺今天我要站在这里,而他们今天没办法站在这里?因为他们的孩子还在求学,他们也仍在社会中工作着,目前的社会氛围使他们无法出柜,甚至连站出来争取权益都是有困难的,因为害怕小孩在学校会遭受霸凌,害怕影响到工作。」

小熊提到,不论是爸爸妈妈、两个爸爸或两个妈妈,都不影响他们给予爱的能力,要做好亲职的工作与性别无关,而是和愿不愿意努力学习成为一个亲职有关,亲职并非性别角色的刻板,亲职和伴侣之间最重要的是爱与互信和责任,而非性别角色的扮演,亲子共学团也努力让家长和孩子们认识这样多元的存在!

小熊也直言,赖士葆委员的提案让人不知道该怎幺教小孩了,因为大家自诩生活在同样一个自由平等的民主国家,这国家保障了人民的平等权与自由权,但《同性共同生活法》里的权益与民法有极大的不同,「我要如何和自己的孩子说:『因为你的好朋友的家庭是两个妈妈组成的,所以不能跟我们拥有一样的权利』,赖士葆委员,请告诉我要如何教小孩!」

反歧视 异性恋家长与同志家长吁赖士葆撤回反同专法【影】

另一位异性恋家庭妈妈也站出来表示,自己也曾经觉得为什幺同性伴侣要争取结婚的权利,一直维持自由不是很好吗?直到之前在网路上看到一段影片,影片中 Jovi 抱着孩子向一群反同团体大声哭诉「你(指反同方)知道你们在做什幺吗?我们只是要有一个家,只是想要有一个正常的家庭!」

这位妈妈表示,看完影片后自己深感震撼,在电脑前面眼泪直流,最后才开始试着了解同志家庭的困境,最后也向赖士葆等委员喊话,「希望赖士葆以及所有签署《同性共同生活法》的委员能够秉持身为人的良心,不要做扼杀人权刽子手!」

反歧视 异性恋家长与同志家长吁赖士葆撤回反同专法【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