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歧视,那性歧视呢?

浏览量350 点赞842 2020-06-22

最近《大尾鲈鳗2》涉及对原住民族、同志的歧视的缘故,制定《反歧视法》的讨论再度掀起。但同一时间联合国基于女性权利,提议要求日本禁止「性暴力漫画游戏作品」(不是平等且尊重女性的情色漫画游戏作品),则被众多男性网友挞伐保守、管太多、虚拟人物也要管等等。这让我相当纳闷,为何「反歧视」被认为是「进步的」,「反性歧视」却被认为是「保守的」呢?就像社会主义者在经济上反对放任自由,是基于保障阶级弱势,因此被认为是「进步的」;但当女性主义者在「性」上反对放任自由,明明是基于保障性/别弱势(女性、儿少、LGBT),却容易被误解为「保守的」一样。

反歧视,那性歧视呢?

我们必须明白,「性暴力」不只是单单对身体自主的侵犯,更是性别不平等的歧视问题。女性、儿少、LGBT之所以相对于一般男性,会更高度地面临性暴力威胁,这正是因为社会中男性在文化上握有较多的「权力」(power),导致男性更有资本去对性/别弱势者施暴,也因为这个资本而能保护自己不被侵犯。因此,性暴力正是性别歧视的实践。

至于性暴力漫画游戏作品,则是对性暴力行为的宣扬。争论「促使模仿」或是「提供宣洩」是无谓的,因为原本两种结果都是事实,应着眼的是,作品向受众传递了行为的价值,形塑印象后的深远影响。试想,若在电视节目中说着:「同志是不正常的」,难道不是加深人们对同志偏见的误导?如果在杀人现场高喊:「杀了他!」,则与教唆杀人的共犯无异!许多女性主义者提出:「色情是理论,强暴是实践」,基进女性主义作家-安菊雅.朵金(AndreaDworkin)更提出:「色情是理论,也是实践」。换到性暴力漫画游戏作品,透过创作传达给(男)人们:「女人被强暴会很爽」、「强暴她!」,不正加深(男)人们的「强暴迷思」(rapemyth),并鼓吹(男)人们实践性暴力吗?由此可知,性暴力漫画游戏作品本身就是对性/别弱势的「仇恨言论」(hatespeech)。

仇恨言论不是言论自由!仇恨言论本身即是暴力,迫害了他人的自由。有些人因为仇恨言论,而遭到伤害、排挤、霸凌,甚至致死都不夸张!我们可能永远看不到一些故事、音乐与作品,因为那些人被「噤声」(包含创伤与死亡)了。强调仇恨言论的自由,便是伤害这些受害者、弱势者的自由,根本不是真正的自由,更忽视了自由必须顾及平等的义务,创造了弱肉强食、丛林法则社会。

不过我对联合国的声明与措施有些质疑,实际执行上究竟是对性/别弱势的积极保障,还是家父长保护女性的保守心态?是性/别弱势的反压迫,还是国家权力扩张?当欧美虚拟作品与现实同时也有更夸张的暴力在发生时,此番政策方针是对次文化中的自律要求,还是主流文化因偏见而对次文化实行压迫?而且究竟对仇恨言论的管制,换成每人解读方式不同的动漫游戏时,要怎幺细緻精确地判定?

至少我认为现在可行的建议是「对异男向从严,对女性向、LGBT从宽」。色情市场长期以异性恋男性作为消费大宗,甚至某种程度上垄断了市场,当中许多作品常带有强烈的性别歧视,最常见的问题像是「性物化」(sexualobjection),一种将女性、儿少、LGBT视作性物(sexualbeing)的行为,是基于异性恋男性之霸权与优势所造成的。但女性向、LGBT的作品则有培力性/别弱势,打造情慾自主空间,促进社会迈向性别平等与多元的意义存在。像是所谓的BL(Boy’sLove。指男性之间的爱情、情慾故事),便是对被屏蔽的女性情慾的培力发展,与对异性恋男性主导性文化的一项冲击。

这些相当複杂的问题,也等待后续联合国的说明与讨论,再来慢慢检视。